登录 注册 退出
帮助中心 换汇相关
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可能突破6吗?
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可能突破6吗?

    2019年底至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6.9762升至6.5249,升值6.5%。同期,人民币对CFETS篮子汇率指数从91.39上升至94.84,升值3.8%。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5月底至12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8.5%,这在历史上是罕见的。2021年1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突破6.5,进入6.4区间。目前已经有观点认为,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0以上。

  要预测2021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趋势,我们需要了解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原因。

  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原因之一是美元指数的大幅下跌趋势(89.9300,0.1000,0.11%)。2019年底至2020年底,美元指数下跌7.4%,从96.73跌至89.61。同期,美元对欧元(1.2246,-0.0021,-0.17),日元和英镑(1.3585,0.0022,0.16%)分别贬值8.9%,5.0%和3.0%。2020年5月底至12月底,美元指数累计贬值9.0%。不难看出,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速度仍然低于美元指数的贬值速度和欧元对美元的升值速度。

  换句话说,2020年,美元本身将疲软,而不是人民币走强。

  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第二个原因,是由于疫情影响的时间点不同,应对疫情的力度不同,导致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经济增长差距显著扩大,进一步导致中美之间的利差显著扩大。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中国季度GDP增速分别为-6.8%、3.2%和4.9%,而美国季度GDP增速分别为-0.6%、9.0%和-2.6%。中美季度GDP增速差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7.4%大幅反弹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12.2%。增长的差异自然会加剧扩散。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从2020年初的130个基点左右迅速扩大到2020年年中的250个基点左右,此后一直保持在230 -250个基点左右。如此大的价差自然会吸引大量短期资本进入中国进行套利,尤其是在无风险的政府债券市场。2020年,流入中国主权债务市场的外资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第三个原因是,中国政府近年来显著加快了国内金融市场的开放。2019年下半年,中国政府取消了QFII和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近年来,中国股票指数和债券指数已被列入世界上最重要的股票和债券指数。2020年上半年,全球金融市场受疫情影响大幅波动时,中国股市和债市都相对稳定。在一定程度上,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期间,中国金融市场呈现出罕见的“避风港”特征。特别是债券市场,在全球债券市场负利率格局因疫情影响进一步深化后,中国债券市场的正收益率吸引力凸显。换句话说,金融市场的加速开放和资产价格的走强也是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原因。

  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第四个原因是,出口表现和经常账户盈余规模都超过了市场预期。中国出口美元同比增长率从2020年1-2月的-17.2%飙升至2020年11月的21.1%。关于出口增速飙升的原因,一是全球疫情导致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和远程办公行业出口达到历史峰值;二是受疫情错位影响,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地位短期内不会下降而是上升;第三,全球需求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反弹。受疫情影响,商品贸易顺差上升,服务贸易逆差下降,使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在2020年第二季度达到1102亿美元,第三季度达到922亿美元,创下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的新高。

  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突破6吗?这取决于2020年推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主要因素在2021年是否会继续发挥作用,或者是否会衰退甚至逆转。

  从美元指数来看,美元指数可能已经从牛市转为熊市,进入了一个漫长的下行周期,但美元指数在2021年的表现可能不会太弱。毕竟,美元指数衡量的是美国和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之间货币的相对实力。一方面,即使在疫情的影响下,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并不比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弱。另一方面,考虑到美国民主党最近在参议院赢得多数席位,预计2021年拜登政府将采取更强有力的疫情防控措施、更大的财政刺激政策和相对更加稳健的货币政策,这意味着2021年美国的经济表现可能会继续强于欧元区、英国和日本等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作者认为,2021年美元指数的波动幅度可能在84-92左右,中心水平在88左右。美元指数跌破80的概率很低。到2020年第三季度,中美GDP环比增速差从第二季度的12.2%缩小到7.5%。预计未来中美之间的增长差距将会陆续缩小。最近,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所下降,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21年1月6日已回升至1%以上。中国和美国10年期债券收益率之差已从250个基点降至约210个基点。2021年,笔者认为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大致稳定在3.0%-3.5%左右,而国内经济的反弹和通胀率的上升将使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到1.5%以上。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利差将继续适度缩小。

  从资产价格的相对表现来看,我更看好2021年的中国股市。这是因为,2020年下半年,美国股市大幅反弹,双双再创新高。从估值来看,目前美国股市的估值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所以会对各种负面影响非常敏感,尤其是货币政策的边际调整。拜登上台,民主党控制两院,这意味着货币政策调整的概率要高于共和党控制参议院。但问题是,从历史经验来看,如果美国股市大幅下跌,美国不仅会面临资本大量外流,还可能面临资本大量流入和美元指数反弹。一旦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加剧,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的“北行资本”很可能会加速退出而不是涌入。

  从出口表现来看,虽然全球需求可能会继续复苏,但随着疫情的稳定,特别是疫苗的大规模推广,中国医疗设备和远程办公设备的出口增长率可能会回落。其他新兴市场的恢复生产也将降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短期不可替代性。此外,经过一段时间的滞后,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快速升值也会对出口增长产生负面影响。作者认为,2021年中国出口增速将好于2020年上半年,但概率将弱于2020年下半年。

  综上,笔者认为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破7的概率很小,更有可能在6.2-6.6区间波动,中心水平在6.4左右。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6.1是自1994年人民币汇率改革以来的26年中人民币对美元的最高汇率(也是2015年811汇率改革前的汇率水平),一旦在一定情况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超过6.1,再突破6.0并不难。虽然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货币当局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